为什么仗义的鲁智深,当上了花和尚?-《水浒传》读后感400字

日期:2022-02-11 06:05

为什么仗义的鲁智深,当上了花和尚?-《水浒传读后感400字

要说水浒传里最仗义的人,肯定是鲁智深。

鲁智深原名鲁达,自身也会些功夫,一次喝酒,遇到了金老并女,听到他们是被受自己提拔的杀郑屠威胁,便为自己瞎了眼提拔郑屠感到懊悔,要找郑屠算账。

从这里,能看出鲁智深对恃强凌弱的郑屠憎恨,厌恶。

在这种憎恨下,他去找郑屠,郑屠亳不知道自已所作所为被鲁智深知道得一清二楚,鲁智深早看透了他这种两面派,借要郑屠给猪肉的理由,拿起猪肉劈了过去。

郑屠也怒了,认为鲁智深无端端来砸场子,两人便纠缠在一块,但郑屠完全打不过鲁智深,被鲁智深三拳打到魂归西天。

鲁智深原本只想解心头之恨,但却无意中打死了郑屠。

假如没把郑屠打死,那鲁智深完全有理,可一旦把郑屠打死,毕竟人命关天,又岂能是仗义能免得了罪的。

鲁智深畏罪潜逃,可到处都贴着他的通缉单,他正愁没地方逃,忽然看见了一座寺庙,他知到这是自己唯一的去路,便当了一个花和尚。

后来,他成为了梁山好汉,最终得以善终。

仗义固然是好的,但同时也要把握好分寸,只要别人改过自新,就且放他一马。

以字为梦-随笔700字

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。

滴答,泛黄的宣纸上湿了一个小点,将墨迹晕染开来。那《兰亭集序》铿锵有力的碑文,也变得歪歪斜斜。时间流逝,笔下的纸从宣黄变成墨色,窗外的日头从昼亮耀眼变得昏黄。无论我怎么想要专心地练字,书法比赛失利的消息,都能一次次地打破我的防守,从心中涌到我的脑海里,再化成悔恨的泪珠,滴落在写好的文字上,将撇捺延长。难道我写得不够好吗?我的逆锋不巧妙,我的收笔不稳重,我的文体不舒展吗?

想起过去的三年,我的狼毫从一寸写成半寸,我的砚台从平变凹,我写过的宣纸从脚下到我头顶。多少次,我填饱笔,正好纸,遨游在书法的世界;多少次,我摆好帖,选好拓,徜徉在纸墨的海洋。夏日里,我将纸团塞进掌心,因为汗水会顺着笔杆滴落纸上。冬日里,我练过字后要攥着手指,因为手指已经没法伸直。难道我要这样放弃吗?难道我日复一日,年复一年的苦练,只因为一次的失利就要放弃吗?不!我重新拿起笔,填饱笔,正好纸。

打开字帖,里面的文字,或婆婆而似垂,或攒翥而整齐,或上下而参差。

我细细地钻研每一笔的行笔,观察每个字的结构,对比字型的不同。将一个个字完完整整、一模一样地搬到我的纸上,丝毫不差。我眼中的字好像不再是字,而是一个个部首,一笔笔笔画,一次次运笔。我也好像不是我,而是那个参会饮宴的太守。

老师说过,心得其妙,笔以达之,方能神似。对,只是将文字照搬到纸上是没意义的,这也是我失利的原因。我还得揣摩作者当时的心境。我翻开《兰亭集序》原文,想象着,太守当时是如此地怡然自乐,又似乎有点黯然伤神,只能饮酒消愁,却又不胜酒力。是这样的心情弥漫在字里行间,那撇才舒展却又敛束,那横笔直却落择。

文字,感谢你,让我读懂了一个人一刻的内心。是你让我明白了如何由心而生写出神,让我明白了如何实现梦。

字·纸·传递_议论性随笔700字

文字,纸张,书籍,文化开始传递,教育是一种最为直接的文化传递的方式,而教育是用什么传递文化的呢?是书籍。

如今互联网工具不断涌现,互联网+产品不断出现,数字化,电子化的产品已成为趋势,电子工具书便是其中之一,但它的出现引起了人们热议,有人认为电子工具书比纸质工具书更方便,有人认为纸质工具书中有文化情绪,更愿意享受翻书时的沙沙声,有人则认为纸质工具书会退出历史舞台。我更喜欢去翻阅书籍,会感受这种文化的过程,而不是等待答案的轻松。

纸质工具书凝聚着文化情结,我愿在享受的同时去追寻结果。

纸质工具书是厚重的,但它越厚,就说明它包含的文化越多,虽说它是纸质工具书,但它也不曾落后于时代发展,它一直紧跟时代步伐,以丰富它的内涵,在翻阅资料时,或许比较费劲,但是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时,那种山重水复疑无路,柳暗花明又一村的喜悦是无法取代的,现如今,越是成功的人,越喜欢带几本书籍,为什么他们不用电子工具书呢?因为他们享受的是心灵的沉静。我与他们也是一样的,

纸质工具书,我为主动且无需担心查阅不到想要的东西。

纸质工具书,你用或不用它都在那里,它凝聚着一个团队,一个权威的知识,它的更新换代不亚于电子产品,所以找不到你想要的东西的情况少之又少,在你使用它时,你就像主人一样,绝不会被其牵着鼻子走以可以。你可以跟着自己的意愿去使用它。

反之,电子工具书资料固定,模板一般,依赖于网络。

你在用电子工具书查阅资料时,它确实快捷且简洁明了,可你难道不会碰上有人与你资料一致的尴尬吗?你在用它,别人也在用你们肯定会点中同一篇资料,然后书写同样的结果,电子工具书依赖于网络。若是进入大山等网络不好的地方,如果只有电子工具书,那必定是悲哀的你。你或许会烦躁,会着急,但它确实是失灵了,这时,你受制于它,只能依靠它,这是多么的可悲。

电子工具书有其好处不假,但不能因一种新工具的便利而推翻它最本质的,原始的存在,叶尚且落叶归根,何独我们。